娱乐天地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俄专家:“中俄合一,我们将不再依赖美国的GPS”

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3月31日刊登谢尔盖·阿克肖诺夫的一篇文章,题为《中俄格洛纳斯网罗全球》,文章称,3月30日,中国使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了两枚北斗导航三号卫星,它们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中国所打造的卫星导航系统的组成部分。2018年底以前,此类卫星数量将达到18枚,到2020年,北京将完成30颗组网卫星的发射,届时北斗系统将完成从地区服务向全球覆盖的转变。

文章称,目前处于实际运作当中的全球导航系统仅有美国的GPS和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两家,随着第三个玩家崭露头角,全球民用导航服务市场的格局将发生显著改观。因此,北京向莫斯科提出的两大系统一体化建议颇值玩味。它指的是打造一体化的全球导航系统,能实时交流校正信息、信号质量、导航卫星状态。

▲资料图片:2017年6月9日,参观者在第二十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参观展出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模型。 (新华社)

文章称,两大导航系统未来的合作范围暂定为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目前除中俄以外,实力不可小觑的一些亚洲大国也加入其中,哈萨克斯坦、印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皆为成员国。

此前,中国曾在《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提到,它计划于2018年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国家提供基本的卫星导航服务,上合组织成员国恰好属于上述范畴。目前,中俄两国有关在民用全球导航卫星系统方面开展合作的政府间协定正处于协商阶段。

格洛纳斯非商业集团技术协调部门负责人罗曼·马尔金介绍了导航系统一体化将给中俄两国带来哪些好处。他指出:“两国系统合一后,将给用户以高品质的服务体验。因为一体化主要涉及测控领域,这将提升其稳定性。最重要的是,它将令我们不再依赖美国的GPS,这一点甚至应当放在第一位。格洛纳斯/北斗综合系统将与GPS/伽利略系统分庭抗礼,伽利略是欧盟开发的导航系统。”以下为马尔金在采访中对一些问题的回答:

问:目前,用户使用格洛纳斯跟GPS是为了追求更精确的定位,如今北斗会将GPS取而代之,我的理解正确吗?

答:不正确。存在第二系统并不能增加精度,而只是为了提升服务质量。这即是说,倘若接收不到GPS的信号,可以切换至接收格洛纳斯的信号,因为目前大多数芯片组将GPS设为最优先选项。我们正在实施的是中俄组合方案,即打造格洛纳斯/北斗系统的导航接受器,它会最优先考虑格洛纳斯。GPS也有,但没排在第一位。如此一来,我们就能确保用户获得不依赖于美国系统的高品质、有保障服务。

▲GPS、GLONASS、Galileo、北斗(COMPASS),与国际太空站(ISS)、哈伯(Hubble)太空望远镜、铱(Iridium)通信卫星的轨道比较图(维基百科)

问:那么在定位精准度方面,将存在怎样的预期?

答:精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国家航天公司在卫星以新换旧方面的工作进展。

问:倘若中俄导航系统合一,用户的覆盖规模如何?

答:将非常可观,尤其对于我们的亚洲合作伙伴来说,他们将获得不依赖于GPS的有保障服务,俄罗斯将成为他们新的可靠伙伴。整个亚洲的用户规模将与美、欧比肩。

问:中国同样打算在2020年实现北斗系统服务的全球化,既然如此,它到时候为何还需要俄罗斯?

答:北京的时间表处于不断变化当中。其实,北斗毕竟只是单系统,最好两个系统,双保险。如果同时使用3个系统,当然比两个更好。倘若这些系统彼此友好,更是好上加好。

问:这即是说,格洛纳斯与北斗并不会进行组织机构方面的合并?每方都是自己系统的拥有者,只是跟伙伴交换信息?

答:当然,因为格洛纳斯属于军民两用系统。在民用环节,我们将共同努力,提升服务质量、优化卫星测控水平。但与此同时,格洛纳斯属于俄联邦资产,北斗则是中国的。

文章还表示,在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安德烈·奥斯特洛夫斯基看来,中俄两国导航系统的一体化甚至来得太迟,“如今,现实本身推动我们与中国的北斗合一,在俄与美国、欧盟陷入冲突对立的当下,莫斯科跟北京开展更为积极的合作显得顺理成章”。

政治学家列昂尼德·克鲁塔科夫认为,中俄导航系统合一的进程表明全球正在分裂为两大拥有各自技术基础的对立阵营。他指出:“世界已经分裂,早在2016年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普京与纳扎尔巴耶夫就宣布要打造新的欧亚大陆,谈到了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的合作。未来的经济即平台经济,包括数字化及通信平台,这是非常显见的。”

文章称,他强调,从工业平台和标准来看,世界将形成两极,即大西方和大东方。以盎格鲁萨克逊为首的大西方针对俄罗斯、印度和中国领衔的大东方,正在重返两极化时代。后者证明了自己其实是最稳定的全球格局,如今,这一两极体制将不只在政治方面得到夯实,在技术及标准领域同样如此。

文章认为,这将是新世界的模样,一方面,它体现为新的对立;另一方面,它意味着新的信任区域的形成。毕竟一体化的经济只可能在盟友、伙伴相互信任的条件下存在。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本报北京今晨电 (记者丁晓晨)国内首部反电信诈骗题材电影《巨额来电》昨天在京举办定档发布会,导演彭顺及陈学冬、张孝全、桂纶镁、蒋梦婕等主创悉数亮相,与到场媒体共同分享影片拍摄的幕后故事。该片将于12月8日与观众见面。

  发布会现场,主演陈学冬、张孝全、桂纶镁、蒋梦婕四位主演盛装亮相。诈骗与反诈骗宣讲环节,张孝全桂纶镁这对片中叱咤风云的雌雄大盗率先上台,在现场大屏的配合之下,站在骗子的视角为到场媒体揭秘他们“弯腰就能捡到钱的生意”。张孝全在片中饰演诈骗集团老板阿海,他透露:“剧中我们是个总部设在泰国的跨国诈骗集团。”对于诈骗金额,他毫不吝啬地全盘托出:“现在全国每年诈骗金额200亿。”惊人数目令人咋舌。随后片中饰演诈骗女老板的桂纶镁对诈骗集团运营体系和骗术进行揭秘,“我们的员工在国内招募,在泰国集中管理,一线人员负责客户开发和钓鱼,二线话务员具体实施诈骗,技术人员提供改号软件、防录音设备等技术支持,流程化作业,快捷高效!公平竞争,合理晋升!” 她结合现场播放的影片作案片段,从公司招聘流程、分成机制等多维度对属于他们的“商业模式”进行一一剖析,在场嘉宾直呼专业。

  而陈学冬、蒋梦婕则以片中警察的身份,献上了一场精彩的公安系统反诈骗宣讲。片中民警丁小田的扮演者陈学冬一语将诈骗集团的伎俩戳破:“其实他们并不是什么跨国集团,而是由卡头、菜商、车手、水房四个违法供应商组成的非法产业链。”随后,“卧底”丁小兔的扮演者蒋梦婕对假冒熟人诈骗、校园贷和保健品诈骗三个典型案例为大家进行了讲解,她表示遇到诈骗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轻信陌生来电”。

  《巨额来电》是首部以反电信诈骗为题材的影片,导演彭顺现场直言:“现在骗子的诈骗金额不是几千块,而是几千万,看完剧本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被骗巨大的金额。”《巨额来电》从筹备之初到成片,离不开公安部的鼎力支持,真实准确的数据与信息将电信诈骗这个隐秘的犯罪链曝光,除了影片本身的感官刺激外,深刻的教育意义是这部影片更大的闪光之处。

来源:“长安街知事”微信公众号

5天之内,两名原副省长被“双开”,中纪委的通报指向同一个问题——拉票。

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为提任副省级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活动;长期在辽宁任职的河北省原副省长张杰辉,为提任副省级领导干部搞拉票等非组织活动。

仔细审读两份通报的用语,存在细微的差别:

首先,刘强有“贿选”这一行为,而张杰辉没有。说明张杰辉只是四处求人托人,请有投票权的干部投他一票;刘强则不一样,肯定是送出了一些具体的财物。所以刘强不仅违纪,而且涉嫌破坏选举犯罪,张杰辉则没有这一条。

二者之间的区别,从辽宁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苏宏章的自述中就能看出。苏宏章说:“比如说省委委员,我直接认识的我直接约见面,我直接跟他谈我的想法。临走时说有个小礼物要送给你,那小礼物包着或者在袋里,就送给你。有的时候推托一下,有的时候(说)那行,客气客气,就收下了。”这个过程中,“见面谈想法”是拉票,“临走送礼物”就算贿选了。

所谓的“小礼物”可不小,贿选的中间人——沈阳市原副市长祁鸣就说:“也有过害怕的心理,因为那个金条太重了。”中纪委专题片《巡视利剑》披露,苏宏章花了400万元购买金条和购物卡,这些钱都是向企业老板索要的,例如沈阳市燃气公司原总经理张国辉就为苏提供了30万美元,用来向省委书记王珉行贿(后被王退回)。法院最后认定,苏宏章用于贿选的财物折合人民币110.6949万元。

其次,刘强“利用职权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说明其拉票贿选不仅规模大,且有计划有安排。与之类似的是辽宁的另一个“贿选副部”——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玉焯。

郑玉焯为了晋升副部,以多部苹果4S手机贿赂省人大代表及有关领导,并利用担任辽宁省财政厅厅长的职权,授意多名下属帮助其拉票,其中部分下属送出了美元、手机、苹果平板电脑等财物,全部拉票的对象共涉及辽宁省的76名省人大代表。

郑玉焯送出的苹果手机从哪里来?他通过身边工作人员向铁岭市财政局局长孙耀民索要了苹果4S手机30部,价值人民币15.6万元。作为回报,他为铁岭市财政局在财政补贴、资金拨付等方面提供了帮助。

我们知道,贿选需要资金支持,刘强长期在中石油抚顺石化公司任领导职务,有条件将国企的资金供个人使用。这一点可以从山西省原副省长任润厚的案例中得到侧面印证。

任润厚在潞安煤业集团任总经理、董事长10余年,曾多次指示下属郭某,向集团旗下煤矿矿长索贿:2007年索贿15万,用于任润厚竞选山西省省级后备干部购买贿选礼品;2010年分别索贿25万、30万,用于任竞选山西省副省长贿选支出。

任润厚在潞安集团可谓说一不二,以至于他离任后还花了潞安集团100多万。2011年下半年,任润厚已经升任副省长,仍要求潞安集团为其安排旅游、疗养。在董事会秘书毛某等人的陪同下,任润厚与其家人先后到上海、三亚、杭州、苏州等地旅游、疗养,潞安集团为此共计支出123.505549万元。

很多案例显示,一些长期任国企老总的领导干部,将企业视为私人地盘,不仅自己奢靡享受、买官行贿的钱要企业报销,还搞团团伙伙,培植亲信势力。例如曾任酒钢集团董事长的虞海燕,据媒体报道,他任职兰州后,前后从酒钢调来了一百多名干部,其中就包括其原秘书金晋哲。中纪委亦指出刘强“长期卖官鬻爵,严重破坏所在企业和地方的政治生态”。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很多去拉票贿选的干部,都是为了完成从正厅到副部这一步“跨越”。其中心理最扭曲的要属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他为了晋升副部,找老板出钱5000万来活动关系,谁知被骗子骗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辽宁贿选案中,有些人本来没有拉票贿选的心思,但看到别人跑前跑后、送这送那,心想自己如果再不行动,就要吃大亏,于是导致情况逐步恶化。违法违纪的人就像病毒,只有及时辨别、尽早清除,才能保证肌体的健康。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自动播放

【集锦】WeFun vs eStar第2局王者时刻 安琪拉首次上场惨遭针对

正在加载...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10月15日,eStar2-0赢下WeFun的比赛后,eStar边路选手诺言接受了赛后采访。

eStar诺言谈安琪拉首秀:感觉有点搞笑

诺言接受采访

诺言小哥哥在赢得比赛后,表示心情很开心,因为离第一又更近了一步。针对第一局的超长对阵,他表示,“就打太久了, 眼睛有点酸痛。但是还是很开心,毕竟先拿下一局。”

针对对面中单选出的安琪拉,诺言却笑道,“就觉得有点搞笑,毕竟这个英雄很久都没上过场就这么拿出来。而且安琪拉腿短只能蹲草丛。”

主持人问到今天为什么没有上兽神和火火火,诺言也坦言,因为根据不同的阵容有不同的套路,而且我们也相信TiGer和奶茶,所以今天安排他们两个上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