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养生保健

《银魂》的三次元“破壁” 可爱地失败了

2017-12-27 16:19

《银魂》的三次元“破壁” 可爱地失败了 [

 
 
 
 

◎小走兽

关键词:电影《银魂》

9月1日真人版《银魂》登陆中国内地8000多家影院,在近1.2万块的大银幕上,万事屋三人组大战红樱刀恶势力的故事同时上映,顿时引燃整个社交网络。虽是二次元小众题材,但冲破次元壁带来的粉丝狂欢,仍然让这部经典日漫改编的电影在上映不到三日,票房就突破了5000万元人民币,无悬念地刷新了漫画改编电影的票房纪录,在《敦刻尔克》和《战狼2》的夹击中,散发着不容小觑的生命原力。

漫画改编真人电影最基础的意义之一,大概是“俘获新粉”,为IP积累更多的潜在用户。想必《银魂》的电影发行方除了网罗原著粉丝,也对击中“非典型性原著漫画粉丝”同时抱有不少期待,但这部作品对“普通观众”显然是不友好的。

作为一个纯正的三次元人类,我几乎是带着一颗“二次元科普”的心态走进影院的,希望这个被奉为神作的故事可以激活我沉睡的现充毛孔,勾动我被现实社会封印的“少年力”,期待每一句台词都能燃爆小宇宙。为了最大限度发挥这份观影仪式感,我甚至蓄好了二斤泪水和五斤笑声,准备在爱和自由的世界里放肆情绪。然而,事情的进展却和期待有些距离,甚至“有点尬”。

请原谅我很难把这样一部银幕作品称为好电影,混乱的节奏,生硬的转折,毫无结构的叙事,夸张而不自然的表演,粗糙而无设计的动作戏……无论从好电影的任何一个角度来试图分析它,它都是无力的。观影的两个多小时里,我在寻找燃点泪点笑点未遂的一脸蒙中,只好不断地感叹着:“啊,伊丽莎白好萌,定春好萌,小栗旬也好萌!”

然而不可否认,在我有限的观影体验中,《银魂》显然是别具一格的,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每个角色出场,台下都会传来一阵阵尖叫,观众齐声高唱主题曲且挥舞双手,主角放大招时台下会异口同声说出日语台词……当片尾曲响起时,坐在前排的几个发色鲜艳的小姐姐干脆激动得掏出荧光棒直接跳舞打call……当亲身经历完这一切时,坐在后排的我,深深地感到无形当中一堵厚厚的次元壁瞬间升起,横亘在了观众席中央;我只感到自己就这么怔怔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活生生变成了一个大写的“不明觉厉”。

从传统意义上的任何一个角度来分析这部电影,我们都束手无策,似乎面对着一颗外星人下的蛋,一切“蒸煮烹炸”都对它毫不适用。于是只好退回到这颗蛋的本源,找到它的母体聊一聊,终于有些惊喜地获得了期待已久的那份燃与感动。

《银魂》是发生在江户时代末期的故事,地球受到外星人侵略,武士们拼死抵抗,但日本幕府却向外星人低头,放弃武士不管,颁布了“废刀令”,夺走了武士的刀,使他们无力反抗。于是,外星人横行霸道,幕府被控制成了“傀儡政权”。在这样的时代,有一个武士(主角坂本银时)与天生神力的神兔族少女神乐和普通青年志村新八经营着一家替人排忧解难的“万事屋”,一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面愉快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直到手持先进武器的外星人再次打破平静,几个人又踏上了守护之路……

在二次元爱好者的世界里,《银魂》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虽与《海贼王》、《火影忍者》并称为三大“民工漫”,但与后两者天赋异禀拯救世界的英雄主义叙事不同,它选择了一个非常平民化的视角。说白了,《银魂》就是二次元作品里的《我爱我家》,里面的每个人都非常不完美,都有硬伤,懒的很懒、蠢的很蠢、丑的很丑、呆的很呆、猥琐的很猥琐,这些人互相损互相贬互相拆台,内心却又真挚正义善良,上一秒还说着黄段子,下一秒就能化身热血少年两肋插刀,上一秒刚做完一件拯救世界的大事,下一秒就又能回到一副“废柴”模样。

大胆猜测一下吧,其实《银魂》最有代表性的核心目标客群是北京的南城二哥们,一面过着衣食无忧百无聊赖的日子,吃吃老本、收收房租、开个小店、盘个手串、赚点小钱,表面上不精进不努力不勤奋,却有一颗善良的真诚的可以托付的金子般的心,甚至每个人内心深处都会有一个有些异想天开却略带诗意的理想,为了守护这份理想,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所以《银魂》的独特和迷之诗意,就在于那份带着嘲讽精神的真实,让我们能在故事里看见隔壁老王、损友小A,也看见自己。有时候“丧”只是一件自嘲的外衣,看似负能量的外表之下有着对这个世界最真诚的态度,哪怕生活还是一团糟,也能继续活下去,用我们的方式保护着身边的人、爱着这个世界,坦荡而浪漫,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愿以一生节操换银魂永不完结”。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