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养生保健

反传统的《银魂》,是少年精神的终结还是新生?

2018-01-12 15:44

[摘要]总体来看,作为一部真人漫改电影,《银魂》的表现算得上不过不失:大部分演员的表演贴合原著,分镜、服装道具和整体风格的还原度极高。

《银魂》真人电影版自9月1日上映以来,首周末票房突破6000万人民币,业已成为日本漫改电影在中国大陆地区创造的最好成绩。这或许应当归功于原作漫画、动画和参演的诸多大牌明星的粉丝基础。而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原作的普通观众而言,倘若将其视为市场上常见的喜剧动作片,也不存在任何观看上的障碍。尽管电影中埋藏着不少需要具备一定背景知识(原著设定、日本史、日本流行文化等)才能看懂的梗,但也无非是多笑两声少笑两声的差别,大可不必专门补习。

《银魂》剧照

总体来看,作为一部真人漫改电影,《银魂》的表现算得上不过不失:大部分演员的表演贴合原著,分镜、服装道具和整体风格的还原度极高。虽然因为经费有限导致决战场面显得有些局促,但也实在不便苛责。

以上是笔者身为一个银魂原著粉对这部真人电影的基本判断。虽说大体满意,但又忍不住偷偷地感到遗憾,遗憾于《银魂》这样一部内容丰富的超长篇作品(至今已出版单行本68卷),每一次院线电影改编(动画版、真人版),都只能选择《红樱篇》。

诚然,《红樱篇》的确是《银魂》面向大众的一张脸面,打戏热血,题材也算得上严肃,搞笑桥段不过分冒犯观众,原样拍出来就是一部合格的喜剧动作片。但也正是在这取舍之间,《银魂》原作里那些芜杂的、多变的、无法用单一类型风格容纳的“魂”,却也不可避免地被遮蔽了。在本文中,笔者试图将视角移回《银魂》的漫画原作,将其还原到日本少年漫的类型脉络和出版系统之中,并在此基础上讨论它固有的异质性和颠覆性。

漫画《银魂》自2004年初开始连载于日本销量最高(高峰时单期销量曾超过600万册)的顶级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作者是当时出道不过两年的新人空知英秋,至今仍在连载中。

作为世界范围内最成熟的漫画出版市场,日本的漫画杂志不仅数量众多,市场内部也高度细分。以《周刊少年jump》为例,其传统受众群体以中小学男生为主(近些年来也吸引到一批腐女读者)。问卷调查显示,该杂志读者中,年龄大于18岁的仅占13.6%。与此相对应,隶属于同一出版社集英社的《周刊young jump》和《RIBON》这两本杂志,则分别面向青年读者和中小学女生。

以不同的受众群体作为市场细分的标准,久而久之,必然会在特定的细分市场中,形成相对固定的主流题材、类型和风格。纵览《周刊少年jump》上发表的作品,以青少年男性为主角,宣扬“友情、努力、胜利”主题的冒险、幻想、运动题材长篇连载漫画占据了绝对的主流。其中,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有《龙珠》《海贼王》《灌篮高手》等。

《银魂》剧照

相比之下,《银魂》则毫无疑问是一部“反类型”的作品,尽管刊登于全日本最主流的少年向漫画杂志,但却肆无忌惮地冒犯着少年漫的类型传统,同时,也颠覆着日本社会中名为“少年”的神话本身。

《银魂》的故事,发生在外星人殖民之下杂糅着近未来科幻设定的江户城(东京市旧称),漫画中的主要人物,大多由日本幕末历史中的名人改头换面而来。主人公坂田银时绝非什么热血少年,他曾经在对抗外星人殖民的战争(攘夷战争)中建功立业,却在战争失败后隐姓埋名,经营着一间接受各种千奇百怪委托任务的店铺“万事屋”,过上了看似苟且偷生、游手好闲的生活。

不同于大部分jump系超长篇漫画,《银魂》的单个叙事段落并不会长达数十期甚至上百期,而多是两期内完结的小短篇,间或穿插一些十期左右的长篇连载。其中,短篇故事大多围绕“万事屋”的委托工作和日常生活展开,或是为了抢夺火锅里的食材勾心斗角机关算尽,或是赌马输到只剩内裤,就这样在毫无意义的爆笑中讲完一个情节逻辑大体完整的短篇故事。而长篇连载则多以一件小事为切入点,在搞笑风格的叙事中将剧情线索越滚越大,引出一个与故事主线相关的大阴谋,最后由主角出面解决危机。《红樱篇》就是此类长篇连载中的代表作。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