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医疗快讯

人工智能“她力量”

2017-12-27 16:20

(原标题:人工智能“她力量”)

同时还是两个孩子母亲的李飞飞,对待机器就像是培养她的另一个孩子。看着自己的孩子有一天突然会爬了,会走了,会叫人了,再多的汗水和等待都会换来惊喜。

我在李飞飞的办公室采访了她。她说,特别想让笛卡儿生活在今天,笛卡儿当年说“我思故我在”,她很想知道笛卡儿会怎么看待现在的机器能够思考了。人文主义的AI,这是李飞飞一个明确的思考角度。

李飞飞从小就很喜欢数学和科学,本科选择了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当时怀着成为爱因斯坦的梦想。在接触物理的过程中,她发现其实在20世纪初期,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开始思考“人从哪里来”“人的智能从哪里来”这样回归到人本身的问题,她的偶像爱因斯坦也是如此,所以她也开始关注这些问题。李飞飞后来又开始关注神经生物学,大学时有几份实习都与神经生物学有关,于是,博士期间她选择了认知神经生物学方向。

就这样,李飞飞走上了研究人工智能的道路,成了科技领域屈指可数并硕果累累的女性。在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她是至今唯一的女性教授(他们一共有20位教授,这样看来,女教授的比例只有5%)。

在整个人工智能研究领域中,女性可能都不会超过10%。李飞飞希望有更多的女性可以加入到科技的大家庭,为此,除了科研本身,李飞飞做了一件在她看来令整个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都非常骄傲的事情,他们创办了世界上唯一一个人工智能夏令营,也是唯一一个只面对女学生的人工智能夏令营。

我挺好奇,夏令营还要分男女?李飞飞的同事们告诉我:“飞飞觉得特别应该鼓励女孩进入到STEM领域。”STEM都是大写,什么意思呢?就是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加起来就是理工科了。

在加入斯坦福大学之前,李飞飞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做过教授,她发现,这些大学里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都非常全面,文笔好,数学也好,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男孩在选择人生方向的时候,会很想改变世界,很想对人类有所贡献,硅谷、极客文化,是男孩们的心之所向。很多女孩却说:“我不关注极客文化,但是我会关注 无人车改变了老龄化 这个人类社会问题。”

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李飞飞说:“你如果让一个男孩学人工智能,你只要跟他说这个事儿很酷就可以了;但是你要让一个女孩来的话,你就要告诉她,人工智能能够让你的祖父母生活得更有尊严。”在李飞飞看来,有更多的女性进入到科技研究领域,不仅是性别平等,同时也是让女性把对人文的关怀带入到科技的发展中,给科技以灵魂,给科技一颗有温度的心。

如果把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比作一个大的理科班的话,李飞飞是这个班上屈指可数的女生,也是这个班上让男同学们佩服得翘起大拇指的“女神”。李飞飞是我从其他男性科学家口中听到的被提及最多的名字。她够聪明,搭建出巨无霸的数据库ImageNet,让卷积神经网络重获新生,这足以让世界感慨科学世界中的“她力量”;她够励志,通过搜索引擎搜索“李飞飞”三个字,就能出现“中国女孩美国求学,开洗衣店挣学费”的故事。不仅如此,她可以在一次国家经费都申请不下来的情况下,做好“大不了开洗衣店贴补费用”也要把ImageNet做下去的打算,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她可以在好心同事劝告她“飞飞,你别做这个工作了,不然连评终身教授可能都是个问题”的时候,不为所动,自己选择的路跪也要跪到终点……

记得李飞飞曾经站在TED的讲台上,深情地说道:“在我探索视觉智能的道路上,我不断地想到Leo(她的儿子)和他未来生活的那个世界。我所追求的是赋予计算机视觉以智能,并为Leo和这个世界,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采访的最后,我问李飞飞,在她看来有什么是机器无法取代人类的。她不假思索地说:“我觉得只有一个词:Love。” 

(原标题:人工智能“她力量”)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